常见问题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常见问题

“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机床展:有复苏信号 也有观望者

发布时间:2024-02-03 作者: 常见问题

  【“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机床展:有复苏信号 也有观望者】4月15日,每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2023)在位于北京的国展顺义馆刚刚落幕。作为国际知名的四大机床展之一,CIMT是观察加工制造业的重要风向标,每届都会吸引行业内外数十万人观展。今年的展会更是三年疫情放开后的首届,生意好不好做、复苏态势如何等问题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北京地铁15号线的国展站,连续几天经常涌出大批穿着职业套装、手拿着参展材料、脖子上挂着参展商牌子的人群。地铁站对大量的人流已有预料,疏导着人流从指定出口去往展馆。

  4月15日,每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2023)在位于北京的国展顺义馆刚刚落幕。

  作为国际知名的四大机床展之一,CIMT是观察加工制造业的重要风向标,每届都会吸引行业内外数十万人观展。今年的展会更是三年疫情放开后的首届,生意好不好做、复苏态势如何等问题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本届展会有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超1600家参展商汇聚于此,根据主办方数据,4月10-14日累计进馆总人次315235,与CIMT2021相比增长29.08%,总人数227748,与CIMT2021相比增长22.78%;其中进馆观众人数150216,与CIMT2021相比增长27.80%。这也从一个侧面释放出工业复苏的信号。

  对于机床行业来说,CIMT依然是每年必来的,行业最大的盛会——尤其是在2022年上海数字控制机床展(同样由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主办的国内另一大机床展会,逢双年举办)取消的背景下,这一届北京的CIMT显得更为特殊。

  参展商告诉第一财经,他们参会的目的有三:告诉行业自己公司还活着;告诉客户最新的可触达的产品信息;打探同行最新的升级革新。综合多个参展商信息,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因为机床产品往往价格昂贵且需要定制,往往不是展会上一锤子买卖,更多是在展会前后再达成意向。参展一次的费用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不等,但展位很紧俏,大家都很重视这次宣传机会。

  视觉的争夺在地铁站就慢慢的开始,在国展站扶梯旁的墙壁上,“用订单支持中国机床产业”的标语鲜艳可见,“订单”二字被标红放大。在出站口,一些参展商的广告已经招贴在墙上,有人免费派发着展览参观地图,到手一看依然附着某刀具厂家广告和销售经理名片。走近场馆,从告示牌到检票闸机都印有品牌广告,企业对于曝光度和订单的渴求体现在方方面面。

  湖南南方机床是参展商之一,它的前身为百年老企长沙机床厂,目前已改制为非公有制企业,这次参展由副总经理何晖带队。

  “现在的生意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就应该维持。”何晖坦言,由于公司主营的拉床设备大范围的使用在车企,而国内车企最近行情不好,他们的业务也受到一定影响。国际上,拉床行业技术领先的还是日企德企,但中国企业与之差距也在拉近。

  “局部细分产品我们仍旧是能取得领头羊,但是整体上和日德还有差距。”何晖比较同行一些产品后这样对记者说。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行业交流,更多还是为了挖掘新客户,在汽车行业疲软之下,南方机床瞄准的第二曲线是军工行业。但进入的难度也显而易见,首先是要完成更高要求的技术储备,其次还要让客户熟悉自己,何晖说“这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钣金加工的大厂都在往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数字信息化这些国家大政方针的方向发展,进行技术升级。我们行业内卷十分严重,互相杀价很厉害,现在小机床生产的门槛也很低,整体是卖方市场。”湖北三环锻压设备有限公司的参展人员对记者介绍,该公司主要经营产品为折弯机,用于钢板的折弯加工。他介绍,行业大厂都在努力做出人无我有的差异化技术升级,而小厂的生存方向就是打价格战。

  2011年,沈阳机床的年收入达到180亿元,跃居全球机床行业第一。参展商向第一财经透露,巅峰时期的沈阳机床的展位可以在CIMT的一个展厅占据1/3的位置,会拉来很多重型设备参展。但在2019年,沈阳机床因债务恶化被迫宣布破产重组。在一些行业分析人士看来,沈阳机床将大笔资金投入了耗时长的数控系统开发,是衰败的原因。

  不少参展商对记者表示,CIMT2023是“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一届”,这背后,国内的加工制造业刚经历过最为艰难的2022年。

  根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协会发布的《2022年机床工具行业经济运作情况》,文中指出了行业面临的三大不利因素:

  目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全球经济复苏基础不稳。俄乌冲突持续升级,欧美发达经济体通胀仍处高位,持续实施紧缩货币政策,经济可能会陷入衰退;

  三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需要一段时间恢复,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然较大。机床工具市场需求的恢复比用户行业还要滞后一些;

  机床工具行业各分行业不同程度受到供应链受阻、原材料和人工等成本上升、人才匮乏,尤其是金属切削机床等行业订单不足等问题困扰,目前生产经营压力仍然较大。

  协会表示,综合各种各样的因素判断,随着我们国家经济总体回升,2023年机床工具行业将继续恢复性增长。在预期好转情况下,全年有望实现5%左右的增长。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23年1-2月机床工具行业进出口总额47.1亿美元,同比降低9.6%。其中进口总额16.7亿美元,同比降低13.0%;出口总额30.4亿美元,同比降低4.4%。市场需求暂时疲软,但各项稳增长积极因素仍在发挥作用。

  不少参展商也表示看到了经济复苏的苗头,开年之后咨询电话火爆,参观展会的人数也明显比2021年的上一届展会多了许多,但许多客户目前拿钱观望,并不敢轻易下单。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CIMT闭幕当天,历史顶级规模的一次广交会也开幕了。许多参展CIMT的公司也会在广交会亮相,身在北京的参展商对第一财经表示,接下来广交会的情况好坏也是他们评判今年生意好不好做的指标之一。

“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机床展:有复苏信号 也有观望者

发布时间:2024-02-03 作者: 常见问题

  【“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机床展:有复苏信号 也有观望者】4月15日,每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2023)在位于北京的国展顺义馆刚刚落幕。作为国际知名的四大机床展之一,CIMT是观察加工制造业的重要风向标,每届都会吸引行业内外数十万人观展。今年的展会更是三年疫情放开后的首届,生意好不好做、复苏态势如何等问题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北京地铁15号线的国展站,连续几天经常涌出大批穿着职业套装、手拿着参展材料、脖子上挂着参展商牌子的人群。地铁站对大量的人流已有预料,疏导着人流从指定出口去往展馆。

  4月15日,每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2023)在位于北京的国展顺义馆刚刚落幕。

  作为国际知名的四大机床展之一,CIMT是观察加工制造业的重要风向标,每届都会吸引行业内外数十万人观展。今年的展会更是三年疫情放开后的首届,生意好不好做、复苏态势如何等问题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本届展会有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超1600家参展商汇聚于此,根据主办方数据,4月10-14日累计进馆总人次315235,与CIMT2021相比增长29.08%,总人数227748,与CIMT2021相比增长22.78%;其中进馆观众人数150216,与CIMT2021相比增长27.80%。这也从一个侧面释放出工业复苏的信号。

  对于机床行业来说,CIMT依然是每年必来的,行业最大的盛会——尤其是在2022年上海数字控制机床展(同样由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主办的国内另一大机床展会,逢双年举办)取消的背景下,这一届北京的CIMT显得更为特殊。

  参展商告诉第一财经,他们参会的目的有三:告诉行业自己公司还活着;告诉客户最新的可触达的产品信息;打探同行最新的升级革新。综合多个参展商信息,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因为机床产品往往价格昂贵且需要定制,往往不是展会上一锤子买卖,更多是在展会前后再达成意向。参展一次的费用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不等,但展位很紧俏,大家都很重视这次宣传机会。

  视觉的争夺在地铁站就慢慢的开始,在国展站扶梯旁的墙壁上,“用订单支持中国机床产业”的标语鲜艳可见,“订单”二字被标红放大。在出站口,一些参展商的广告已经招贴在墙上,有人免费派发着展览参观地图,到手一看依然附着某刀具厂家广告和销售经理名片。走近场馆,从告示牌到检票闸机都印有品牌广告,企业对于曝光度和订单的渴求体现在方方面面。

  湖南南方机床是参展商之一,它的前身为百年老企长沙机床厂,目前已改制为非公有制企业,这次参展由副总经理何晖带队。

  “现在的生意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就应该维持。”何晖坦言,由于公司主营的拉床设备大范围的使用在车企,而国内车企最近行情不好,他们的业务也受到一定影响。国际上,拉床行业技术领先的还是日企德企,但中国企业与之差距也在拉近。

  “局部细分产品我们仍旧是能取得领头羊,但是整体上和日德还有差距。”何晖比较同行一些产品后这样对记者说。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行业交流,更多还是为了挖掘新客户,在汽车行业疲软之下,南方机床瞄准的第二曲线是军工行业。但进入的难度也显而易见,首先是要完成更高要求的技术储备,其次还要让客户熟悉自己,何晖说“这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钣金加工的大厂都在往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数字信息化这些国家大政方针的方向发展,进行技术升级。我们行业内卷十分严重,互相杀价很厉害,现在小机床生产的门槛也很低,整体是卖方市场。”湖北三环锻压设备有限公司的参展人员对记者介绍,该公司主要经营产品为折弯机,用于钢板的折弯加工。他介绍,行业大厂都在努力做出人无我有的差异化技术升级,而小厂的生存方向就是打价格战。

  2011年,沈阳机床的年收入达到180亿元,跃居全球机床行业第一。参展商向第一财经透露,巅峰时期的沈阳机床的展位可以在CIMT的一个展厅占据1/3的位置,会拉来很多重型设备参展。但在2019年,沈阳机床因债务恶化被迫宣布破产重组。在一些行业分析人士看来,沈阳机床将大笔资金投入了耗时长的数控系统开发,是衰败的原因。

  不少参展商对记者表示,CIMT2023是“近十几年来最热闹的一届”,这背后,国内的加工制造业刚经历过最为艰难的2022年。

  根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协会发布的《2022年机床工具行业经济运作情况》,文中指出了行业面临的三大不利因素:

  目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全球经济复苏基础不稳。俄乌冲突持续升级,欧美发达经济体通胀仍处高位,持续实施紧缩货币政策,经济可能会陷入衰退;

  三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需要一段时间恢复,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然较大。机床工具市场需求的恢复比用户行业还要滞后一些;

  机床工具行业各分行业不同程度受到供应链受阻、原材料和人工等成本上升、人才匮乏,尤其是金属切削机床等行业订单不足等问题困扰,目前生产经营压力仍然较大。

  协会表示,综合各种各样的因素判断,随着我们国家经济总体回升,2023年机床工具行业将继续恢复性增长。在预期好转情况下,全年有望实现5%左右的增长。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23年1-2月机床工具行业进出口总额47.1亿美元,同比降低9.6%。其中进口总额16.7亿美元,同比降低13.0%;出口总额30.4亿美元,同比降低4.4%。市场需求暂时疲软,但各项稳增长积极因素仍在发挥作用。

  不少参展商也表示看到了经济复苏的苗头,开年之后咨询电话火爆,参观展会的人数也明显比2021年的上一届展会多了许多,但许多客户目前拿钱观望,并不敢轻易下单。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CIMT闭幕当天,历史顶级规模的一次广交会也开幕了。许多参展CIMT的公司也会在广交会亮相,身在北京的参展商对第一财经表示,接下来广交会的情况好坏也是他们评判今年生意好不好做的指标之一。